• 2522阅读
  • 8回复

[导演公告][剧021号]《一念之间•执念》图书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 统计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3-11-12
— 本帖被 剧杀导演 执行锁定操作(2013-11-15) —
温馨提示:别把剧情不当回事,也别剧情太当回事。


人设名单(按出场顺序):
夏    琳:女,二十五岁,夏氏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
沈    逸:男,二十九岁,检察官
刘江河:男,五十四岁,退休刑警
齐    易:男,三十二岁,船长
纪思雅:女,二十九岁,船上医师
方    然:男,三十岁整,仁爱医院投资人
万    正:男,六十二岁,仁爱医院院长
夏存审:男,六十四岁,夏氏集团掌舵人
周    通:男,六十三岁,夏家管家
孙薇薇:女,二十四岁,仁爱医院护士
秦    康:男,二十八岁,仁爱医院心胸外科首席医师
林一凡:男,二十七岁,仁爱医院脑科首席医师


邮轮参考物:http://sme.ctrip.com/commerce/cruises/cruises_caribbean_hyssh.html

[ 此帖被剧杀导演在2013-11-13 14:19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1楼 发表于: 2013-11-12
引导剧情
  
       “大忙人居然舍得来陪我了。”一名女子背倚着护栏,眨着眼睛调皮地问道。该名女子一张瓜子脸,睫长眼大,皮肤白晰,容貌甚是秀丽,深棕色卷发绑成一个马尾,头戴黑色棒球帽,上身一件白色t恤,下身穿着一件高仿迷彩裤,脚蹬一双黑色皮靴,整个人透着青春独有的干净和利落。女子名为夏琳,是夏氏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可以说父亲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夏琳,夏琳从出生到现在的日子可谓一帆风顺.
       “大小姐开口,小的怎敢不从。”被问话的男人名叫沈逸,他双臂撑着护栏,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夏琳。说着这话,沈逸英俊的脸上却没有配合做出什么诚惶诚恐的表情,反倒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嘴角勾起的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让整个句子的可信度打了个大折扣。单从样子来看,沈逸却不像是亚洲人,深邃的五官倒有些像是欧洲日耳曼人,而确实他的母亲就是阿沙芬堡人,被他的父亲拐到了中国。而他的父亲,和夏琳的父亲是世交。他与夏琳从小相识,可以称得上青梅竹马,他去国外留学时偷偷改学了法律,夏琳在中间也帮忙做了不少掩护。二十三岁成为检察官的沈逸,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29年的彪悍人生。沈逸穿着白衬衫,扣子随意的解开两颗,隐约能看到锁骨,银色的西装裤,皮鞋锃亮,一件银色的西装外套随意搭在身边的护栏上。
        “沈逸,你别蒙我,你这次陪我来是不是有别的事情。”夏琳摸了摸下巴,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沈逸。“我说大小姐,你能不能有点淑女的样子,你看你穿的什么,你爸爸看见了非得吐血了。”“我这是小问题,不像某些人,大学改了科目,自作主张当了检察官,把自己的父亲气得差点住进了医院。”沈逸举起双手表示投降,这时,船头一阵喧闹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是他。”沈逸盯着船头片刻笑了起来,露出整齐的牙齿。“谁?”夏琳也表示出了兴趣。“刚退休不久的刑警,帮过我几次忙。”
       刘江河摸摸女孩的头,轻声问道“你妈妈在哪里?”。十分钟前,甲板上一个四五岁的女娃娃摔倒,周围的人视若无睹。刘江河从背包里掏出一颗七彩棒棒糖,放在女娃的手里,轻轻拥着她,拍着她的后背,口中轻唱着不知名的调子。女孩便神奇的止住了哭声,反而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刘江河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头发和胡子修剪的都很整齐,坚毅的面容,眼睛充满了活力,这让他看起来年轻了许多,穿了件土黄色的汗衫,下身是黑色的运动裤和白色的球鞋。一名妇女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躬身道谢,刘江河摇摇头,忍不住指责这位母亲的粗心大意,怎么能放这么小的女孩自己呆在人那么多的地方。妇女拉着孩子走远,刘江河的眼神很好,他看到妇女从女孩手中拿过了棒棒糖丢在了角落一个垃圾桶里。刘江河一愣,继而自嘲地笑了笑。
  
        此刻的船长室里,棋盘的一端: “我输了。”女子抚了抚秀发,往椅背上一倒“船长,你如果生在古代,肯定能当个将军什么的。”“哪有那么容易,棋盘怎么能和战场相提并论。天气、地形、装备、补给,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何况,人怎么会像棋子那么听话。”说话的男子是这艘船的船长齐易,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黑色的头发服帖的梳到了后面,露出方正光洁的额头。此刻他白皙修长的手指拨弄着棋盘上的棋子,片刻又抚上鼻子,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况且,思雅小姐如果不是让着我,谁输谁赢还说不定。”
        对面被称作思雅的女子,是这个船上随行的医生,烟气从她饱满润泽的唇中涌出,纪思雅把香烟摁灭在了桌上黑色大理石烟灰缸里。纪思雅的五官单拎出来,其实平平,只有迷离的眼神让人眼前一亮,可放到一起却是让男人移不开眼的一张魅惑的脸。纪思雅嘴唇微厚,笑起来却更显妩媚,她上身白色紧身吊带,外套一件格子衬衫,下身是修身的牛仔裤,更显得腿惊人的修长。纪思雅身体前倾,脸凑到了齐易面前,近到能感觉的对方温热的呼吸,娇笑道“你可真真是最难伺候的船长了。”她起身,甩了甩头发,穿起放在一边的细高跟白色凉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方先生,这一趟您居然亲自前来。其实您派个人来不就好了。” “您知道,我很看重仁爱医院,别人来并不放心。况且这次的目的地我其实很想去玩玩,就当顺便给自己放一个假。”两个男人的手握在一起,年轻的那个人叫做方然。他脸上挂着让人舒服的微笑,却像是嘴角挑起的角度都经过精密的计算。方然肤色很白,却不会给人小白脸的感觉,眼眸深邃,像藏了整片星空,会让人怀疑盯久了他的眼睛,人就被吸进去,睫毛浓密的好像画了一道眼线。他穿着一身带有暗纹的黑色定制西装,敞开的西装外套里面露出一条英伦风格的长丝巾,整个人散发着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
        年老的那个人是仁爱私立医院的院长万正,他相比方然穿的比较休闲,格子花纹的马甲在他这个年纪来说显得很俏皮,满头的银发似乎在诉说着他对医院的劳苦功高。方然是仁爱医院的赞助人,一年前的仁爱医院濒临倒闭,就是方然的资金挽救了医院,现在更是要把投资更进一步,这次方然是跟随着仁爱医院的队伍去参加一次国际医疗会议,途中考察一下他们医院的实力,下最后的决定。方然在金融业界已经是奇迹的代名词,三年前,方然从父亲手里接受了频临倒闭的金融公司,短短几年,经过不断地吞并扩张,他完成了方然帝国的构建,让当初嘲笑他父亲有个不肖子的人都老实地闭上了嘴之后又惊呆地张开。
    
        “老周,你说我要走了,这丫头可怎么办。”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抚摸着一个做工精致的鹰头杖,问站在他身边的另一名老人,坐着的老者穿着宽松的丝质练功夫,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站着的老人西装三件套穿的一丝不苟。“老爷,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您还年轻着呐。”站着的老人一张圆圆的脸听见这话慌忙回答道。“行了老周,咱们都得服老。”前面说话的老者有一双锐利的眼睛,他就是夏琳的父亲夏存审。“我早晚有一天会离开那个丫头。”“……老爷,其实您不用担心,沈家的少爷我看对咱们小姐很好,有他在,小姐吃不了亏。”正在说话的人名叫周通,是夏家的管家。“那臭小子,哈哈”提到沈逸,夏存审中气十足地笑了起来“要不是看在他对琳琳好的份上,我会帮他向他老子求情?要是没有我向他老子求情,他老子能有台阶下,还认他这个儿子?”“当初沈少爷不继承家业,可把沈先生气坏了,可偏偏沈先生只有他这一个儿子。”“哼,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跑去当什么检察官,检察官是好玩的么,得罪了多少人怕他自己也不清楚。”
    
       孙薇薇扑进秦康的怀里,深深吸了口气“好漂亮呀!大海真漂亮!!”孙薇薇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她留着齐肩的黑色直发,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她是仁爱医院的护士,这次跟着院长一起参加国际医疗会议,顺便接受培训。这可是一个美差,孙薇薇想着同事羡慕的眼光心里就无比开心,更何况自己的男朋友,秦康,心胸外科的首席医师也在这次随行里,简直就是一次恋爱旅行嘛。孙薇薇抬头看向秦康,秦康穿着花色衬衫,米色七分裤,皮肤黝黑,棱角分明的脸上嵌着两颗明亮的大眼睛,笑起来露出两个小虎牙让他显得有些孩子气。此时的秦康面色看起来并不太开心,孙薇薇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倚着护栏的林一凡
       林一凡是仁爱医院脑科的医生。此刻他正面向大海远眺,海风吹得他额前的碎发翻动,狭长的眼睛在金丝框镜后面微微眯起,薄唇轻轻抿着。他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衫,被风吹得鼓鼓的。穿着浅色的牛仔裤的一条腿随意踩在护栏底部。专注的林一凡身上有一种难言的清冷的迷人的气质。旁边有几个年轻的姑娘一边在偷偷打量着林一凡一边互相笑语。
        “他也就长得好看一点,真认识了,就知道他这个人无趣的很,整天就知道研究医书,哪里有你有趣。”孙薇薇嘟着嘴,撒娇式地摇着秦康的胳膊。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2楼 发表于: 2013-11-15
由于编剧临时状况,剧情分三部分给出

第一天(上)

       沈逸把勺子放在碟子上停止了搅拌“师父……”
       “打住!”刘江河无奈地双手撑头“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师父,以后不许叫我师父。”
       “好的,师父。”沈逸喝了一口咖啡,点头道。
       “算了,你小子喊我来就是喝咖啡的?我喝不惯这个东西,还不如请我喝酒。”
       “师父,你为什么退休?”
       刘江河一愣,然后苦笑道“累了。”
       小小的桌子两边陷入了沉默,沈逸盯着勺子滴落在碟子上的咖啡出神,最后开口道“世上又少了一个好警察。”
       “你小子别说的我好像就要死了一样。”刘江河看着有些失落的沈逸道“最近父子关系怎么样?”
       提到自己老爹,沈逸不由笑道“前阵子母亲大人抱怨说老头子和我见面就像两只斗鸡。结果老头子当晚就画了一副水墨斗鸡图找人裱了挂在自己的书房。我看他自得的很。”
        又沉默了很久,刘江河轻声说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诶,师父别的不学,怎么学老头子拽文啊。别说通不通,我可不愿意当被欺之以方的君子。”沈逸畅快地笑了起来。

       万正脸沉如水的站在船长室“我的房间有人进去过。”
       齐易正在组装一艘邮轮模型,听到此话手上顿了顿“丢了什么?”
      “问题就在这里,什么也没有丢。”万正显得有些焦躁。
       齐易挑眉一笑“什么都没有丢不好吗?”万正有些诧异地盯着齐易的眼睛,最终转开了视线。

       夏琳在甲板上闲逛,突然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她四处打量犹豫是不是要藏一下,却看到其中周通似有似无朝这边望了一眼。
       夏琳拍了拍自己的脸,走上前去。“爹,周叔,您们怎么来了。”
       “小姐,你可以来,你爸爸和我不能来么?”“周叔,我爹爹身体不好,你怎么能陪他来这船上。”
       “你这丫头”夏存审笑眯眯地说道,“你嫌爸爸烦了?”
      “爹您就明知故问吧。有没有按时吃药,这次出来药都准备好了么。”夏琳整张小脸皱成了一团,紧紧抓住了夏存审的胳膊“爹,周叔,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出海,但我想我已经爱上她了。”

       纪思雅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在窗口读书的林一凡身侧。这个位置是纪思雅通常所坐的位置,坐在这里可以透过窗看到漂亮的海景,位置也相对安静,而又能看清整个酒馆。“帅哥,这是我的位置。”纪思雅带着醉意充满诱惑的开口。
       林一凡抬眼认真地看了一眼纪思雅,又低头看起了书“写你的名字了么?”
       纪思雅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酒反倒醒了一半。她收起笑容“奇怪的是你吧,在酒吧里看书?”纪思雅的眼睛扫到了书的封面“额,没想到还是同行。”
       林一凡突然合起书,站了起来。纪思雅诧异地看着他。
       “太吵了。”林一凡抿了抿嘴,头也不回地离开。
[ 此帖被剧杀导演在2013-11-15 13:26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3楼 发表于: 2013-11-15
第一天(中)


       夏琳合上手提箱,在整个房间扫视了一圈,最终把手提箱放在了衣柜里。旅途之中的时间过得格外漫长,这才是第一个夜晚。

       居然在第一天就碰到了暴风雨,夏琳体会着前所未有的跌宕起伏,看着家具的东倒西歪,有些兴奋的夏琳打开了房间门。在走廊中为了平衡,夏琳顺着船的颠簸频率跳来跳去。在走廊的尽头,夏琳发现了站立的一名男子。该名男子穿着红褐色的衬衫,白色的裤子,米色休闲鞋,他扶着墙壁,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夏琳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走了过去。“你喜欢音乐吗?”男子突然问道。“没有人讨厌吧。”夏琳暗自吐了吐舌头,还好没问懂音乐么。

       “跟我来。”男子带着夏琳走到了酒廊大厅。打开灯,因为已经预测到了今夜的暴风雨,大厅的桌椅都被撤走,显得无比空旷,只剩下角落一架钢琴静静矗立。
       “早就想试试了。”男子有些摇晃地走到钢琴前坐了下来,把袖口微微挽起“可以帮我把锁打开么?”男子对着还愣着的夏琳笑道。
       “啊!?”夏琳吃惊地看向男子,男子却只是向她微笑。于是夏琳走到钢琴边,蹲下身,把固定钢琴位置的锁打开。失去了锁的钢琴带着长凳犹如脱缰的野马在暴风雨的作用下冲了出去。夏琳一个闪身,抓住了男子伸过来的手,用力一跃,坐到了男子的身边。

       松开手,男子开始弹奏钢琴,修长的手指动作越来越快,音乐也越之来越激烈。不知道是琴声应和着风雨,还是风雨应和着琴声,夏琳坐在长凳上,感受着与大海的融合。她,钢琴,男子三者在琴声中剧烈的旋转,像是在跳一只最热烈的舞蹈。
       夏琳转头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子,他微闭双眼,长而翘的睫毛轻颤,随着音乐的律动,他不时微微俯下身,在明亮的灯光下,夏琳却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疯狂旋转的钢琴终于撞到了大厅的墙壁。正在出神的夏琳因为惯性向前倾,却被旁边的男子抓住。
       “果然,现实和电影还是不同。”夏琳的头顶响起了温柔的叹息。
       “你的头!”夏琳抬头惊呼,男子的额头有鲜血蜿蜒流下。
       “不碍事。”男子笑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纯白的丝帕捂在了额头“知道刚才是什么曲子么?”
       “不知道。”夏琳老实的摇头“但很好听。”她又急急地加上一句。
       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跟一开始绅士的微笑不同,也跟刚才温柔的微笑不同,这次的笑容直达眼底,带着恶作剧的得意,使男子看起来有些少年气“那是我随便弹的。”
       男子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晚安。”暴风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息,男子转身离开。
      “等等!”夏琳喊着“我叫夏琳,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转过头,停顿了一下,转身弯腰,做了一个绅士的鞠躬“方然。”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4楼 发表于: 2013-11-15
第一天(下)


       万正端坐在房间里,手中的红酒不知是因为暴风雨的颠簸还是手的颤抖,洒了出来。其实他没有告诉齐易,他的房间里不仅没有少东西,而且还多了一样东西。那东西堂堂正正地放在桌上,灼的他眼睛涩涩的疼。
       但是他不会认输,他看着窗外的暴风雨,多少大风大浪他都过来了,这一次他肯定也会如以往一般挺过去。


       孙薇薇正在淋浴,她回想起今天白天的事情:孙薇薇不满地嘟着嘴抓着秦康的衣襟问道“你约林一凡到底有什么事情?”秦康伸手搂住了孙薇薇“这不是放他鸽子了么。”秦康轻柔的把孙薇薇额前的发拨到耳垂后面“不要操心了。你不是想学游泳吗,我看上面有个游泳池,我教你游泳吧。”
       搞到最后也没有告诉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孙薇薇有些泄愤似的狠狠搓揉自己的头发。
       突然,她听到格哒一声轻响,听错了吧,孙薇薇安慰自己,把开关关上,水声消失了以后,屋子里出奇的安静,雾气缭绕,让孙薇薇看不清楚周遭。不知道为何,身上不由自主地突起了鸡皮疙瘩。

       尸体被发现是在清晨6点及8点,分别由客房服务人员及秦康发现。
       孙薇薇赤裸地躺在浴室里,纪思雅在对她进行检查,仁爱医院的人都站在旁边。一刻钟之后,纪思雅站起身来“死者看似死前受到过性侵犯,但其实只是伪装的。”她摘掉手套说道。林一凡犹豫了片刻,看了看沉默的秦康,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上前盖住了孙薇薇。
       “你干什么!”一旁的秦康一把拽住了林一凡的衣领,愤怒的问道“薇薇就是你杀的吧!现在又来假装好人!”林一凡皱着眉头,冷冷地看了一眼秦康,挣脱开他的手,转身离开。纪思雅看着离开的林一凡,在清冷的早上,只有单薄的短袖的林一凡显得有些落寞。
       秦康想要冲上去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一只手放在了自己肩膀上。“你他!……”秦康回头,发现对方是沈逸。“沈先生……”沈逸并没有和他对视,他的视线投向了船长。
       “这件事情先不要声张,船上有很多贵客,引起不必要的混乱并不明智。”齐易扫视了一眼全场的人,“另外,我还收到了这个”素色的信纸打印着简单的几句话“我只想解决自己的事情,希望能行个方便,不要逼我,行使最后的手段。”
       看到了齐易手里的信,纪思雅楞了一下,低下头,眼神闪烁了几下。
      
       “犯人手法很干净利落。”刘江河看了看万正的伤口后叹道,“有什么线索吗?”沈逸快步走了过来,刘江河摇了摇头,片刻又犹豫的说道“房间虽然因为暴风雨有些凌乱,但并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致命伤在正面。也许是熟人作案。”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5楼 发表于: 2013-11-18
第二天(上)

        “我想你解释一下”沈逸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子,里面有一颗刻着金色字母的透明扣子,他看向了秦康“这是在浴室里发现的。”秦康神色一僵,低头看向自己的衬衫,原本第二颗扣子应该在的地方,只留下一个线头孤零零的呆在那里。
        “我还发现了更有趣的东西。”齐易从旁人手里接过了一个纸袋子。“伪装性侵犯”齐易勾了勾嘴角,从袋子里拿出一本相册。秦康脸色大变“你们无权进入我的房间,我要投诉!”
        相册已经被齐易打开,出乎意料的是,照片的主角只有一个人:专注看书的林一凡,温柔巡房的林一凡,困倦睡着的林一凡……
        秦康沉默片刻,突然大笑“杀了万正、薇薇,又嫁祸给我,原来复仇的人来了!”他突然看向还在震惊状态的林一凡“人不是我杀的,但是他们有一点没说错。我总去脑科并不是为了去见孙薇薇。”他低头有些不安地笑着“我接受她只不过是因为她能让我感觉到我也是被人爱着的,不是一条彻头彻尾的可怜虫。”
        秦康抬起头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这是他手术中的样子,也许,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沉静如水。秦康深深地望了林一凡一眼“林一凡,我喜欢你。”
        在大家都愣住的时候,秦康冲了出去,等众人慌忙追出去的时候,秦康已经跳入了大海。

       齐易联络海警局搜寻嫌疑犯事项略去不提。因仁爱医院院长遇害,经船上医院推举,方然同意后,林一凡被推举为代理院长,主持此去交流会议。

        甲板,纪思雅远远地望着船头的林一凡。林一凡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却被呛得咳嗽连连。纪思雅走上前去,从林一凡的嘴里抽出了香烟,深吸了一口,把烟气吹向了林一凡的脸,看着他刚止住咳嗽又开始,笑了起来“不会抽烟就不要逞强。”
        纪思雅叹道“我要是你,年纪轻轻就当上了代理院长,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一个人跑来甲板cos思考者。”
        “我和你不熟。”
        “一回生二回熟,不要这么冷淡嘛。”纪思雅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你别把别人的过错加在自己身上。”
        “确实是因为我”林一凡闻言一愣,随即有些痛苦地摇了摇头“我不能逃避责任。”林一凡的声音很轻,却浸满了痛苦。
        “没想到挺酷的小帅哥原来是个圣父”纪思雅专注地看着林一凡的侧脸“这跟你没什么关系。这道理就像强奸犯指责是女人打扮的太漂亮勾引他一样无稽。”
        “说起来”纪思雅突然凑到林一凡的耳边“我发现你一直不敢看我的眼睛。小弟弟,我能不能理解为你喜欢我。”纪思雅看着林一凡红透的耳朵,心情很好地转过身离开。只剩下有些不知所措的林一凡看着她摇曳的背影。

        “刘叔,听说你是逸哥哥的师父?”“别听那小子乱说。”刘江河看着自来熟的夏琳无奈摇摇头。“逸哥哥的功夫是你教的?”刘江河还想否认,可是最后只能认命地点点头。
       “陪我玩玩吧,刘叔。”刘江河看着夏琳突然飞踢,只得招架,却被踢得不禁向后退了两步。他有些惊讶地看向夏琳,夏琳一甩马尾,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刘叔,不认真可不行额。”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6楼 发表于: 2013-11-18
第二天(中)

        沈逸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着方然“你就是方然。”“是。”方然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等待着沈逸的下文。
        “怪不得那丫头一个劲跟我这发花痴。”沈逸摸着下巴点头“果然帅的都赶上我了。”
        方然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能和沈先生齐名,是方某的荣幸。”
        “方先生想必听闻了万院长与孙女士的不测。”
        方然点点头“没错,仁爱医院发生这种情况,我深感遗憾,想必会影响医院的运营。”方然捏了捏山根“不过还在可控范围内”。
        “方先生真是标准的商人啊。”        
        “沈先生却不是标准的检察官。”
        “我总觉得其实案子还有很多疑点。”
        “哦?”方然听到此话有点兴趣“其实听了复述,我对一句话比较感兴趣。”
        “哪句?其实我也对一句话很感兴趣。”
        “复仇的人来了。”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沈逸突然颓废地趴在了桌子上。
        “怎么了?”方然嘴带笑意的问着。
        “本来以为好不容易能在查案方面赢过你了”沈逸哭丧着脸趴在了桌子上“在这样下去琳琳会被你拐跑的QAQ我要收回你是标准的商人那句话啊魂淡。”
        “喂,ooc了。”方然扶额。“我并不知道这里面的故事,但我觉得有一个人会知道。”方然喝了一口红酒。
        沈逸直起了身子“林一凡。”
        方然点了点头。
        沈逸突然盯着方然的眼睛说道:“有点可惜没能早点认识你,我想我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方然愣住,过了半晌,他突然抓起桌上的酒杯冲沈逸示意“为了这句话”,一仰头,整杯的酒被方然灌了下去。
        “这才是个男人。”沈逸大笑,拍着方然的肩膀,另一只手一抬,也把自己面前的酒倒进了嘴里。
        ……
        等到夏琳来到酒吧的时候,看到了东倒西歪倒成一团的两个男人。她向柜台要了两杯水,冰水泼到了沈逸的脸上,温水小心地错过额头纱布的地方,洒在了方然的脸上。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7楼 发表于: 2013-11-18
第二天(下)

       纪思雅走进船长室,齐易上前搂住了纪思雅的腰,他的嘴唇贴到纪思雅的耳边“我看到你刚才和那个小医生在一起了。怎么,动真情了?”
        纪思雅使劲地推开了齐易。齐易看着纪思雅,又看看突然空出的手,玩味地笑了起来“我倒是对那个小医生感兴趣起来了。不过,你觉得你们可能吗?那个小医生真能喜欢上你吗?”
        纪思雅抿着嘴站在那里。
        “好吧,就算他现在喜欢你,当他知道你实际上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觉得他还会继续喜欢你吗?”
        纪思雅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她抬起头恨恨地盯着齐易。
        齐易耸了耸肩,表情无辜。
        “那封信是怎么回事。”纪思雅终于冷冷地开口“我认识那信纸,那是你专用的信纸。你别告诉我,有人偷了你的信纸,又变成一封匿名信发给你。”
        “这才是真的让人有些头疼的事情。”齐易伸出食指点着自己的嘴唇“真是麻烦啊。”

        夏琳吃过药后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头一天还觉得海上的日子过得这么慢,现在却觉得过得如此之快。本来是因为地下拍卖会才来的这艘船,说起地下拍卖会,不知道自己带的钱够不够,又想起今天方然睁开眼睛那茫然的一瞬,夏琳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厉害,然后又想起被泼冷水惊得跳起来要抓自己的沈逸,夏琳忍不住自己笑了起来。好吧,她其实是有些歉意的,但是因为知道怎么样沈逸都不会生自己的气,所以总是忍不住。睡不着的夏琳索性起了身。

        半夜林一凡睡得很轻,他感觉好像听到了敲门声。起身开门,四处张望却发现只有风吹过,低头,林一凡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夏琳。
……
         “丫头……”周通搀扶着晃悠悠的夏存审。“不用担心”林一凡调试了一下点滴的速率“夏小姐头部受到撞击,只是暂时昏迷,并没有生命危险。”林一凡顿了顿“我估计大概在一个星期左右,就能醒来,还好这邮轮配备齐全。”
        周通叹了口气“还算袭击的人有点良心,知道把小姐送到林医生的房门前。”
        “没有什么发现,走廊的摄像头什么也没有拍到。”刘江河走了进来,看了眼沉默站在旁边的沈逸,摇摇头说道。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8楼 发表于: 2013-11-20
太惨了,机子重启,全空了,所以及时保存很重要


第三天

        沈逸站在夏琳的病床前,温柔地看着夏琳沉静的睡颜。现在夏琳遭到袭击,也说明了当初秦康的无辜。当初秦康跳海,在沈逸看来,与其说是畏罪潜逃,不如说是预感到了船上的危机,想要逃开。茫茫大海一眼望不到陆地,尽管沈逸已经打听到秦康是游泳健将,但是生存的几率还是微乎其微。到底是什么样的可怕的危机,让秦康选择这种百死一生的下策。三年前,秦康挽救了夏琳的生命,为此,沈逸一直对秦康有一丝感激,所以他现在也期盼秦康能度过这次难关。
        当初自己为什么同意琳琳来呐。一个女孩子家整天喜欢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不让她做剧烈运动,就开始玩枪。这次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目的地的地下拍卖会有支她喜欢的20世纪绝版枪支,就拉自己来帮她。为什么自己没有阻止她呐,这样明显违法的事情。大概从小到大,自己已经忘了怎样对夏琳说不。
        万正已经死了,现在的自己没有证据证明齐易的走私行为。请假偷偷来调查这件案子的自己,在这之前没想到事情居然变得如此复杂。走私案和杀人案到底有没有关系。沈逸觉得自己走到了一个漆黑的胡同,但是在拐角处,有亮光闪过。

        吱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众人鱼贯而入。“沈逸,浴室里秦康的扣子是你发现的吧。”齐易说道。“昨天和夏琳交了手,她的身手很敏捷,一般人不是她的对手。”刘江河严肃地说道。“那这么说,得是夏琳小姐的熟人才能有机会得手了。”纪思雅说这话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的看向沈逸。“是熟人才要救夏琳小姐吧。”齐易补充道。
        “你们怎么回事,沈少爷是不会伤害我家小姐的!”周通焦急的说道,他看了看身边一言不发的老爷,又看向同样沉默的沈逸。
        沈逸摇了摇头“我有权保持沉默。”
        齐易欠了欠身“那得罪了,沈少爷,麻烦你暂时和夏琳小姐呆在这个屋子吧。”

        纪思雅来到了林一凡的房门前,她回想起了昨天的情景:
        “这才是真的让人有些头疼的事情。”齐易伸出食指点着自己的嘴唇“真是麻烦啊。”他看向纪思雅“没错,如你所想,信是我写的。真正的信就在这里,你可以看看,来人以咱们走私的事情作为要挟。”
        纪思雅讶然。
        “本来我以为干这事情的是那个沈大少爷,可没想到,死了人他那么积极地调查。看来咱们的事情,就快要人尽皆知了。万正那个老匹夫,事情一定是从他那里泄露出去的。他自己把命搭上了,还要添这些麻烦。”
        “已经查清了,那天去万正房间的是沈逸。”纪思雅看完信对齐易说道。
        “先不管写信的人了”齐易用手指点着书桌“既然他沈大少爷多管闲事,不好好当个检察官,来做别人的活计,少不得先解决了他。”
        “你要杀沈逸!?”纪思雅惊呼道。
        “怎么可能。”齐易苦笑“我真杀了他,就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他家老头子C市儒商代表所拥有的人脉,不是你能想象的。我只是想办法先限制他的行动。等风头过了,再去向他负荆请罪。”

        纪思雅的手抚上林一凡房间的房门,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林一凡似有所感的看向门口,走到房门前。犹豫了片刻,林一凡打开房门,走廊里空荡荡的,只留下一缕幽香。

        “你不用事事跟我汇报。”方然揉了揉太阳穴“我相信你,况且,我也不太懂这些。”
        林一凡抿了抿嘴。
       “怎么,还是不想当代理院长?”方然问道。
       “我资历不够。”林一凡说道。
       “你是大家推举出来的,难道你在质疑大家的眼光么?”方然有些无奈。
       林一凡固执的沉默。
       “好吧好吧,我答应你,回去以后就不让你当这个代理院长。但是现在,医院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