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23阅读
  • 4回复

[导演公告][剧021号]《黑星白火》番外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 统计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3-08-08
— 本帖被 剧杀导演 从 剧杀办公室 移动到本区(2014-03-15) —
顶层放目录

1-3楼 沧泠 - 不期的邂逅Ⅰ- Ⅲ【烈慕心、翌等】
4楼    无棋 - 七年的誓约【浪惊魂、无爱等】

凡是收费章节都是购买可见,为了饺子,乃们懂的。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1楼 发表于: 2013-08-08
沧泠 - 不期的邂逅Ⅰ

昏黄的街灯
映照着你的面颊
你的笑容
就像那柔和的晚风
清冽的池水
将我的心紧紧包裹
让我欲罢不能
纵使蒙受千污万垢
我依然能在无数人中认出
唯一的你
每一次犹豫不决
即使片刻
也将会留下
岁月也洗不掉的伤痕
Your wish
Give all our wants
喝下禁忌之饮
抛弃所有的牵绊
跟随你的意志
拥有新的使命
为了证实恒久不变的誓言
面对未来
不再回头
让自己改变
褪去从前的外衣
迎接新生的曙光

贺特历 584年 夏
距离雷诺斯一战已过去一年有余。

这一年中,时局风云变幻。
拜索斯自二皇子执掌军权后,便马不停蹄地开始了对杰彭的反攻作战。
在拜索斯国丧期间结束一月后,煌并未急于收复雷诺斯,而是率军挺进早先被杰彭阴谋窃取的撒客里德地区,并以闪电战术取得了大胜,仅用一日便将杰彭的驻军尽数歼灭。撒客里德之地的失而复得让拜索斯重新燃起了胜利的希望,也让国民的心从不安之中被解放。
就这样,成就了煌被学者书写在大陆历史中的初战告捷。
而煌身先士卒立于阵前引领全军冲锋的一幕也让拜索斯的将士们深深地认可了这个年轻的皇太子——他并不是徒有虚名的至尊骑士,而是真正的战场男儿。
他驾驭着草原烈马,那如同云狼一般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绣着拜索斯苍鹰纹章的蓝色披风随风翻卷的英姿,让人们不经联想到了传说中引导路坦尼欧大帝走向胜利之路的苍鹰与荣光之战神——亚色斯。
从那一刻起,煌作为拜索斯新的英雄,成为了人民崇拜向往的象征。

然而,在这胜利的表象之下,却掩藏着无数的牺牲。
拜索斯的附属国——克莱提公国便是这连年战事的牺牲者之一。地处拜索斯和大草原交界处的克莱提公国原本只是个农牧业繁盛的中立小国,但就是由于它属地资源丰富,水草肥美,一直以来都受到周边几个大国的觊觎。直至数十年前爆发了为了争夺克莱提从属权而展开的边境战争,战火燃烧了整整三个月,最终以北方大国拜索斯的胜利而告终。
软弱无能的克莱提大公被拜索斯军的气势所压倒,在拜索斯军进驻首都克罗格后,便在宫殿中颤抖着签署了对拜索斯臣属的公文——自此克莱提便成为了拜索斯的附属国之一,每年必须呈贡大量的粮草以及提供军马的草场;而地处的位置又让它成了拜索斯抵御外敌的第一道防线,但凡有边境战事,克莱提的人民便会首当其冲得遭到敌军的攻击——这便是从属的代价。然而克莱提大公只会担忧自己的安危,对人民的苦难则闭起了眼睛,甚至为了得到拜索斯帝国长久的信任每年都追加进贡各种珍奇异宝,为此不惜对国民追加了高额的赋税,以至于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这一年的夏季,新的战火又在克莱提的大地上燃起。

杰彭和拜索斯持续了两周的鏖战让克莱提生灵涂炭。通往拜索斯境内的逃亡之路上人满为患,难民们争抢着希望进入修多恩山谷避难,但是拜索斯并未接到应由大公提出的难民保护书函。
“回去吧,没有通关令,就算我想也不能让你们进去啊。”负责守卫关卡的拜索斯士兵不胜其烦,干脆关闭了关卡的大门。
绝望的难民们别无选择,只能怀揣着侥幸回到了国境内。
然而克莱提是一个平原国家,领地上甚至没有可以用于藏身的丛林和山峦,除了能在家中朝着神灵祈祷以外,人民找不到任何能保护自己的方法。

烈日炙烤着连接大草原和克莱提的主干道,道路的两旁散乱倒伏着人类的躯体——却都是清一色穿着着布衣的平民尸骸,大多为老人、妇女、孩子。夏季的高温已经让这些尸体出现了腐败的迹象,成群的血蝇围绕着尸身上的创口上下飞舞着,伺机将之变成自己繁衍的温床。

就在这人间地狱的景象中,却还有一个生者,正在沿着这条道路缓缓前行。
这是个衣衫褴褛的少年,他的双目没有焦点,嘴唇因为脱水而干裂,步履蹒跚。地面升起的阳炎扭曲了前方的道路,但他毫不在意。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该去往哪里,只是漫无目的地朝着前方迈出步伐吧。
而且说他是生者,能让人感到活气的却只有他胸前佩戴的反射着夏日阳光的水晶坠子。闪烁的白光散发着柔和的气息,随着少年的步伐轻轻晃动。
但猝不及防的,坠子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碎成了数片,四散飞落。
那一瞬间,少年的眼瞳中闪过一丝震惊的情感,却马上便失去了任何色彩,身体摇晃了两下,跌落在了地面。
他的嘴唇微微开合,仿佛要说些什么,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最后静静闭上了双眼——仿佛做好了迎接死神的准备一般。

烈慕心大人!这里好像还有生还者,是个孩子!”朦胧中他听到了人的喊声,却是那么遥远。

忽然,他感到自己被一双纤细的手轻轻抱起。
“Miracle of Recovery!”陌生的祈祷文在耳边响起,一股温和的热流开始在他全身蔓延,渗入到五脏六腑。
“这种事只要我们这些下属来做就行了,怎么能让您亲自动手……”发现了少年的中年祭司抹着额头的汗,一脸的窘迫。
“没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没有在意下属的话语,被唤作烈慕心的女祭司从腰上取下了水袋,拧开了盖子,一手托起少年的头,一手小心翼翼地将水倒入到他的口中,“希望还来得及……”
口中流入的清冽液体让他的意识有了些许的恢复,勉强睁开眼睛,只模糊的看见一个散发圣洁光芒的人影。
“好美……”发出了感叹后的身体变得轻松,意识也渐渐远去。

看到怀中的少年再一次闭上了眼睛,烈慕心蓦地一惊,随后发现他不过是睡着了,而生命的气息也在慢慢恢复。放下心来,她欣然浅笑。
“……”一旁的中年祭司瞠口结舌,任何形容词都无法描述眼前这位女祭司的笑容,那神圣不可亵渎的表情像极了画卷里慈爱的大地女神施慕尼安。
“这是……”烈慕心注意到少年脖颈上的吊坠,触摸到的瞬间便明白了是什么让少年活了下来,这是具有白魔法加护的圣器,看着地面散落的碎片,她伸手将它们一一捡起,装入了一个精致的小袋中。
“回去吧。”烈慕心抱起瘦小的少年,走近自己的专座马车,以不会吵醒怀中少年的轻柔动作登上了车厢。
中年祭司使劲摇了摇头,甩去了心头的杂念,随后乘上了马车的驾驶座,一甩缰绳,踏上了去拜索斯的归程。

沧泠……”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他仿佛看到了坐在床前给他念诵着童话的母亲,笑容温和慈祥。
她朝着窗外眺望:“再过几天,再过几天爸爸就会来接妈妈和沧泠一起去拜索斯了哦。所以沧泠一定要乖乖的,因为爸爸是为了保护妈妈和沧泠而战斗……”
沧泠看到床上的那个幼小的自己点了点头——父亲在沧泠三岁时便和姑姑一起去了拜索斯,临行前和母亲约定了一定会接他们一起去拜索斯生活。然而从此以后便再也没有了音讯,只有自称父亲同僚寄来的信函中夹带的生活费让他们能维持生计。
然而体弱多病的母亲无法独自担负养育沧泠的职责,母子俩不得不常年寄人篱下。母亲的姐姐一直抱怨自己的妹妹嫁了个白眼狼,总是寻找各种理由数落沧泠给他们添了很大的麻烦。可是母亲却无法反驳,只能在无人的夜晚抱着沧泠哭泣。

眼前的情景倏然变化。
夜色中,母亲静静地躺在床上。枕巾上沾染的鲜血触目惊心,小小的自己握着母亲的手,泪水已经模糊了脸上的表情。
“不要恨爸爸……”母亲挣扎起身体,从脖子上解下一直珍爱的水晶坠子,“这是爸爸给妈妈的信物哦,现在妈妈要把它交给沧泠了。它就是妈妈的化身,会一直保佑沧泠的……”
将吊坠戴到沧泠的脖子上,她露出了一丝苦涩的微笑:“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语音渐弱,母亲缓缓合上了眼睛,握着沧泠的手渐渐失去了温度。

就是从母亲逝去的那天起,九岁的沧泠开始受到阿姨一家的虐待。每天都被强要各种繁重的农活和家务,而稍有疏忽便会遭到严厉的责骂,若是阿姨心情不好还会遭到毒打,但是沧泠都默默地忍耐了下来,他相信总有一天父亲会回来迎接自己,然而天不如人愿——就在一年前,雷诺斯陷落后,父亲的同僚便再也未有寄过任何信函。
“你那个死鬼老爹肯定是让杰彭人杀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阿姨没好气的冲着他吼叫,“从今天起你要是敢不干活就休想拿一块面包!”
沧泠没有说话,紧捏着衣角强忍着泪水的身子微微颤抖,但是却无法引起亲戚的一丁点同情。

倏忽间眼前的景象再一次变幻,眼前被一片火海所染红——这是村子沦陷的那一天,阿姨的家已经被燃烧殆尽,而恶德的一家人也成为了焦黑的尸体。
被命令去郊外汲取泉水的沧泠幸运的逃过了一劫,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一切却怎么也无法接受。他跑到邻近的民居残骸中发了疯得挖着,最后找到的却只有邻居婆婆没有了呼吸的躯体。沧泠双手颤抖地朝着她施放了一遍又一遍母亲教授的治疗圣言,但是老婆婆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即使是高阶回复术也无法让死者重获生命,更何况是如此初阶的白魔法。
经营着村子里唯一一家面包店的老婆婆总是在自己挨饿的时候偷偷塞给自己食物,有时候是苹果派,有时候则是蜂蜜小甜饼——“千万别告诉你阿姨哦,”老婆婆小声地在沧泠耳边提醒,“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
面对着慈祥的微笑,沧泠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发誓等自己长大了一定要好好报答老婆婆。但是,这却成了再也无法实现的誓言,大雨滂沱而下,浇灭了村子的大火,却怎么也浇不灭沧泠心中燃烧的怒火。

眼前的景象开始瞬息万变,他看到了带着孩子逃亡的年轻母亲,即使自己同样艰苦却依然分给了沧泠一半面包,还有为了让村民们能获得时间逃跑而独自守卫着防御工事的木匠铺大叔,以及为了保护孩子们而挺身面对杰彭士兵的游历苦行修士……他们的身影一个个在刀光中倒下,沧泠看到曾经的自己跪坐在他们渐渐失去生命气息的身体前不断地使用着白魔法,但是却无法挽回任何一个人的生命,除了握着他们的手念诵祈祷文以外他无能为力。

“不要死……!”沧泠发出悲伤的嘶喊,“为什么……大家都要离我而去……”
“做噩梦了吗?”烈慕心坐在床沿,看着少年发出了痛苦的梦呓,伸手抚上他的额头,“果然还是有些发烧。”
她起身来到盥洗室,取下手巾浸满了清凉的泉水,继而转身回到床边,给少年的额头敷上。
“呜……”沧泠的眼中涌出泪水,意识缓缓清醒过来,“大家……”
他感到有一只温暖的手帮自己揩去了眼角的泪,那种感觉是如此的熟悉。
“做噩梦了吗?”烈慕心又问了一遍,带着温和的表情,“有什么难过的事不要忍耐,哭出来就好。”

睁开了双眼的少年看着眼前陌生的女子,听到她的话语竟一时忘记了自己与她素不相识,他放声大哭起来。
烈慕心把眼前的少年抱入怀中。
“妈妈……”少年哽咽着,“面包屋的老婆婆……还有……还有……大家都不在了……”
他伏在烈慕心的肩上,泪水打湿了她的圣袍,但她却毫不在意。
这个孩子压抑了很久吧……她不禁心想。亲眼看到了克莱提的惨状,烈慕心无法对眼前的孩子坐视不管。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少年。”她抚摸着少年的头发,给了他一个温柔的微笑。
“沧泠……”他渐渐停止抽泣,想起了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就在自己放弃了生存的那一天,是她救了自己,也带着如此温柔的笑容。
“我们做个约定吧,从今天起你就成为我的弟子,而我不会离开你的身边,”她伸出了小指,秀丽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孩子般的微笑,“啊,真是失礼了,我的名字叫做烈慕心,这里是恩配的大风暴神殿,我是这里的负责人哦。”
烈慕心……?!沧泠在记忆中发现了这个名字。村子酒馆的大叔说过,她是整个拜索斯最美的女子,是每个拜索斯男人都想追求的对象。但是这朵高岭之花至今为止都没有对任何男人明确表示过兴趣,她游走在各国的上流社会,是极富盛名的交际名媛。而她拜索斯四大名门的出身,在一年前又身兼教权重职,更是让她成为了社交界偶像般的存在。
现在,这个传说中的女子就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要收自己为徒?!而且不能忽视的,这里竟然是自己一直梦想来到的拜索斯首都——恩配!

沧泠一瞬间陷入了混乱。
“你就当是我的心血来潮吧,”烈慕心看出了他心中的疑虑,“而且我的确到了需要收一个自己徒弟的时候了。已经过了三十岁了,再不收以后说不定人老珠黄没人愿意当我徒弟了呢……”她故作幽怨地叹了口气。
“绝对不会的!烈慕心……大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岁的样子呢……”沧泠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慎重的称呼。在自己看来,眼前的女子完全没有已入中年的感觉,依然如同少女一般有着白皙红润的肌肤,就连眼角也看不出一丝纹路,和沧泠所在村子里的女人完全不同。
“都说童言无忌,我这是该高兴了吗,”她扑哧一笑,“不过不要叫我大人了,叫我慕心……嗯,老师或者姐姐怎么样,果然到了这个年纪被叫阿姨也是没办法的事了呢,还是叫老师好了。”
自顾自地决定了沧泠的身份,她拉起了沧泠的手,对上了自己的小指。
“现在就看你的决定了。”她看着沧泠的双眼,眸中带着恳切的光芒。

根本让人无法拒绝嘛!
而且,假如自己能留在这里,也许能找到父亲也不一定……
“一定要遵守约定哦,慕心老师。”掺杂着半分的私心,沧泠将小指弯成一个弧度,和未来导师的小指勾在了一起。
[ 此帖被奇亚在2013-08-09 11:53重新编辑 ]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2楼 发表于: 2013-08-10
沧泠 - 不期的邂逅Ⅱ

自从成为了烈慕心的关门弟子以后,身体尚未完全恢复的沧泠便临时住进了烈慕心位于大风暴神殿的居所之中,由烈慕心亲手照看。

夜阑静。
这样静谧的夜晚,烈慕心却了无睡意。
然而这夜晚又并不是那般宁静,风声,虫鸣,甚至时不时的还会偷偷溜进一些萤火虫,飞舞着,在温热的空气中旋起一缕白烟,如同一条银光的飘带,淡雅而不耀眼。

“如果那孩子还活着,也该有他这么大了吧……”坐在床前,烈慕心轻轻抚摸着沧泠的脸颊。
睡梦中的少年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呢喃:“妈妈……”
蜡烛的火光闪动了一下,看不清烈慕心脸上的表情。
“晚安……”吹灭了床边的烛火,烈慕心转身离开了沧泠的房间。

转眼间,沧泠来到大风暴神殿已有了一月,经过烈慕心的悉心照料和精心调养,他的印象竟让人完全无法与那个刚被捡回来时的落魄少年联系起来——细密柔软的黑发在肩上铺散开来,恢复了生气的脸颊意外得清秀可爱,长长的睫毛下墨色的瞳孔仿佛拥有魔力一般让人不禁被吸引。

“果然我的眼光没有出错,你很有白魔法的资质哦,”烈慕心看着念诵着祈祷文、制造出一个个治愈光球的弟子欣慰地笑着,“这么短的时间就掌握了中阶白魔法,教了这么多年的学生里也只有你一个呢。”
“沧泠只是做了自己能做的……”少年羞涩地将视线转向地面,每次看见自己导师的笑容心脏就止不住得快了一拍。
“抬起头来,不要觉得自己是克莱提出身就低人一等,你是我骄傲的徒弟。”烈慕心用双手扶起沧泠的脸颊,让他正视自己。
沧泠微微一怔,泛起热度的眼角浮上了晶莹的液体:“是,慕心老师,沧泠一定会更加努力的,绝对不输给任何一个前辈!”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抖,却是掩不住的喜悦。
“这才是我的弟子,”她满意地看着沧泠的反应,“对了,今天要给你介绍一个人哦,”她站起身,朝着私人讲习室门扉的方向喊道,“荣光,进来吧。”
“是,烈慕心大人。”门外一个沉稳的声音应到,讲习室的木门被推开,一个身材精干挺拔的青年走了进来。只是不知为何,脸上带着造型奇特的面具,看不到他的容貌。
“我来介绍,这是我的笨侄子,叫烈荣光,是你的前辈,”她望着烈荣光的脸忍不住掩嘴一笑,“不管看几次这个面具都好有趣。对了,不出意外从明年开始,他就要接替我负责神殿的事务了,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想必这位就是烈慕心大人的入室弟子沧泠阁下了,在下烈荣光,幸会了。”烈荣光彬彬有礼地朝沧泠伸出了手。
“沧,沧泠在这里见过烈荣光大人了……”没有接受过礼仪教育的沧泠有些惊窘地伸出手,完成了礼节性的招呼。
“什么烈慕心大人,沧泠阁下的,这里是我的讲习室,不准这么文绉绉地说话,”烈慕心从桌上抄起一本魔法书,朝着烈荣光的头上轻轻一叩,“你看沧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慕心阿姨,这里再怎么说也是神殿……”烈荣光无奈地变换了口气。
“不管,我说不准就是不准。”烈慕心也毫不让步。
“噗……”看着这一幕,沧泠不禁笑出了声。
“我这侄子就是根呆木头,朽木不可雕也。”烈慕心模仿着烈荣光的语气扶着额头叹了口气。
真正的家人应该就是这样的吧……沧泠心想,胸中隐隐泛起了一丝羡慕。

“对了,为什么烈荣光大人要戴面具呢?”迟疑了一下,沧泠疑惑地问道。
“噗,让本人给你说明吧。”烈慕心用魔法书遮住了自己的笑颜。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在下辅佐的浪惊魂皇子在参加皇宫举办的化妆舞会时发现了这个面具,觉得很适合在下,就把它赐给了在下,吩咐一定要戴上……”烈荣光不紧不慢地将缘由娓娓道来。
“浪那孩子让你戴你居然还真戴上了,不过还真挺适合的,对吧,沧泠。”
“沧泠也觉得很合适。”明白导师的意思,沧泠机灵地接下了话。
虽然面具遮住了烈荣光的大半面颊,但沧泠还是觉得他一定是脸红了。

“差点忘了正事。荣光,托你办的事怎么样了?”烈慕心话锋一转,神情也恢复了往常。
烈荣光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袋,交给了烈慕心:“公主殿下已经将吊坠修复完好了,只是搜索完毕祭司殿的档案也并未查到这件圣器的出处。”
“是吗,真是可惜了……”
烈慕心将小袋中的水晶吊坠取出,走到沧泠的面前,微微弯下腰,将坠子系在了沧泠的脖子上。
“这是……妈妈给我的护身符?!”沧泠惊喜交加,本以为破碎了的母亲的遗物竟然完好无损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慕心老师……谢……”
就在他想要道谢的时候,烈慕心伸出手指轻轻按住了他的嘴唇:“glories of god……Simunian's Authority……”
烈慕心展开纤细修长的手指,轻柔地包裹住水晶坠子。璀璨的白色圣光随着悠扬的祈祷文从指间迸发出来,许久才慢慢消散——虽然沧泠并未见过,但一旁的烈荣光却知道这是祭司最高阶的圣术“施慕尼安的权能”。

“这样沧泠就不会再被人欺负了。”烈慕心望着眼前的少年,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谢谢……慕心老师……”泪水止不住的从脸颊滑落,沧泠扑到了导师的怀中。
为什么这个女子明明不是自己的亲人,却要为了自己付出那么多呢?沧泠不明白,但是他却知道,这个人,一定是爱着自己的。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3楼 发表于: 2013-08-12
沧泠 - 不期的邂逅Ⅲ

此帖售价 10 财富,已有 8 人购买 [记录] [购买]
购买后,将显示帖子中所有出售内容。
若发现会员采用欺骗的方法获取财富,请立刻举报,我们会对会员处以2-N倍的罚金,严重者封掉ID!
此段为出售的内容,购买后显示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4楼 发表于: 2013-08-13
无棋 - 七年的誓约

“爱儿,再坚持一下,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
废弃的林间小道上,一个身穿祭司袍的少年拉着一个年幼女孩的手,向前奔跑着。
伸手撩拨开烦人的灌木枝桠,他的圣袍已经显得有些残破不堪,但是他依然没有停下步伐。而身后的小女孩看起来不过五六岁大,正竭尽自己全力跟上少年的脚步。

天黯淡了下来,乌鸦飞上了枝头,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鸣叫。
“呜哇——!”女孩发出了一声哭喊,扑到了少年的怀中,瑟瑟发抖。
“别怕,有哥哥在。”将妹妹抱紧,少年环顾四周。

夜幕已经落下,白昼的美丽消失沉睡,黑夜的使者渐渐苏醒,空气中隐藏着危险的气息。
这里是灰色山脉,百年前黑龙阿姆塔特的觉醒让这里成为尸横遍野的战场。拜索斯动用了数万的兵力也未将她剿灭,而她却在灰色山脉一战后消失了踪影。从此这片曾被黑龙的毒液腐蚀的区域便被称为了禁忌的阿姆塔特之地。原本的山地村落在许久之前就已经荒废,直至现在被魔物所侵占,在时间的浪潮中堙没。
而今,聚集于此地的地精族人还在黑夜中摸索探寻着猎物,等待着不慎路过的牺牲者;百年前的战死者怨魂也久久驻足在此不愿离去,守望着这片禁忌之地。

少年放缓了脚步,将自己的动作变得小心。他将幼小的妹妹抱起,窥视着前方的情况。黑夜制约了人类的视线,但是少年却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在黑暗中前行。
只要穿过这里,就能前往北方商业街道卡拉尔村。在那里,每天都有大量的跨国商队会进行补给和贸易活动,只要能到达卡拉尔村……

前方依稀能看到些许的火光,或许是灰色山脉的关所发出的。但是自己并不能从那里通过,必须要寻找另一条道路。然而视线中却只有黑黝黝的一片,双手摸索着,在走出一片枝叶繁盛的树丛后,借着银月的柔和光亮,他终于看到了灰色山脉和卡拉尔山脉中间那废弃已久的栈道,长舒了一口气,他开始沿着残破的石子路攀登。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呢?”怀中的幼妹抬起脸,“这么晚了还不回家,爸爸会着急的……”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用悲伤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妹妹,“爱儿只要跟着哥哥走就行了。”
“爱儿想回家……”小小的女孩哭了起来,抱紧了怀中的熊娃娃。
回家……听到这个词,少年的心中涌出了无数复杂的情愫,但是并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回想,关所警备队的巡逻时刻有可能来到这里。

风在空旷的岩石间来回穿梭,带着凄厉的呼嚎,发出深沉的回音,悠长回远。
就在快到见到山顶的那一刻,周遭的空气陡然变化。
两旁的树林中悉索作响,是有什么生物朝着这边走来的声音,少年加快了步伐,但是对方却比他更快一步——
狼人?!听到钝重却又快速的脚步,少年简直可以确信身后追逐而来的是这个区域最凶恶的魔兽。
“爱儿,抓好!”他朝着山顶飞奔起来,怀中的妹妹听话地抓紧了他的衣襟。
但是登上山顶的那一刻,他的眼神中却染上了绝望的色彩——连接两座山脉的吊桥已经因为年久失修而毁坏了,他们失去了退路。

“嘎噜噜……”转过身面对发出吼叫的魔物,少年将妹妹放在身旁,抽出了腰间的权杖——背后已是万丈深渊,假如无法击退眼前的敌人,自己和妹妹将必死无疑。
紧紧抓着哥哥的袍子,女孩子闭上了眼,止不住的颤抖。
“God,please save your child……”少年凝聚起圣力,想为自己和妹妹施加一个防护屏障,但是狼人并不会等他完成圣术,而是挥舞着利爪朝着他冲了过来。

“结束了吗……”本已经想要放弃,然而怪物的攻击却没有如同预料的到来,少年睁大了眼睛——狼人的背后燃起了一片火海,一种肉类被烤焦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而火焰之中,出现了一张稚气的面孔。
“所以说祭司就是没用!到这种时候居然还只想着祈祷!”两手操纵着火元素,少年能看到仿佛守护着那个男孩的火之精灵们,那是和自己妹妹几乎无差的年幼容貌,但是神情傲然。
少年认得他,那是拜索斯帝国的第四皇子——浪惊魂,被称为天才中的天才的大法师——是的,年仅六岁的他已经超越了许多成年人,跻身帝国最强的法师行列。

“杂鱼,还傻站着干嘛,该滚回哪就滚回哪去。”他开口,语气带着烦躁的催促。
少年知道,这个帝国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这位皇子的游乐场。而自己,则不巧地打扰了他的兴致。
“我哥哥才不是杂鱼!”从恐惧中回过神来的女孩朝着面前的男孩不满地抗议道。
“连自己都保护不了,那不叫杂鱼叫什么!”斜瞥了女孩一眼,口气丝毫没有改变。
“哈哈,哈哈哈哈……”少年有些自嘲般地笑起来,“的确,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妄想可以改变什么……”
无棋哥哥一直有保护无爱的!”用敌视的目光看着男孩,叫做无爱的小女孩努力地为自己哥哥辩护着。
“没关系,爱儿,是哥哥太弱了。浪惊魂殿下说的没错,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就是杂鱼。”叫做无棋的少年语气沉静。

望着比自己小许多的男孩,他单膝跪地:“殿下也许不认识我,我是外交总长无殇的儿子,叫做无棋。”
“不要叫我殿下,叫我大人!”浪惊魂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用自我介绍了,我见过你,是那次皇宫里办的宴会吧。”
他居然记得自己……无棋的心中不禁泛上了一些难以言喻的情感,“若是大人不嫌弃,无棋愿意成为大人的从者,作为您的盾为您阻挡一切的威胁。”
“那就变强吧,杂鱼!”男孩的态度是如此的居高临下,但却让人无法产生反感,“我可不需要拖后腿的跟班!”
“是!……无棋现在虽然很弱小,但是有浪惊魂大人的话,无棋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变强的!”
只有自己足够强,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东西,无棋在心中对自己说着。
等到那一天,我便可以站在你的身旁了吧。

没有再回答他,男孩径自转身朝着下山的方向走去。
回望了一眼断裂的吊桥,无棋便抱起了他幼小的妹妹紧跟了上去——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你们在这里哭哭啼啼有什么用,有时间哭为什么不去给舅舅他们报仇!”一直看着地面默默无语的浪惊魂冲着自己的父兄说出了自己憋在心中许久的话语。
“浪!”皇帝的脸色变得难看,“是谁教你这么说话的!”
“笨蛋父皇!”脸颊涨的通红,他朝着父亲大喊,语音未落便一扭头转身冲出了谒见厅,就在转身的一刹那,一丝晶莹的水花溅落在了无棋的圣袍上。
“……”无棋没有说话,只是向主君示意了一下,便追着那个背影走出了谒见厅。

穿越恩配的大桥,果然在自己所想的地方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周遭的白桦林在启示录之炎下熊熊燃烧,空气中飞舞着萨拉曼达们(火精灵)的轻巧声影,仿若七年前的光景,让无棋不禁忆起了往事——七年前,他也是在火海中出现。

“我绝对要让那群愚蠢的杰彭人知道我的厉害。”一抬手,又是一道强烈的火焰四散飞出,将眼前聚拢的鬼魂一扫而尽。浪惊魂那如夜一般漆黑的瞳中映射着火光,愈烧愈烈。
“那么等到了那一天,请一定要让无棋与您同行。”青年走到他身旁,脸上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哼,跟得上本大人的话就尽管来吧!”浪惊魂没有回头,径直走向了前方的魔法阵——今天也是闭关的日子,只要活着的一天就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
“谨遵御意。”看着消失在前方的身影,无棋也紧随其后踏入了连接到未知区域的魔法阵中。

就是这一年,浪惊魂,无棋同时成为了拜索斯首席法师和首席祭司。
而他们的冒险经历也成为了拜索斯家喻户晓的事迹,作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广为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