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84阅读
  • 9回复

塞s的记事簿M(已结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 统计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3-01-28
— 本帖被 侦探剧制片人 从 侦探笔记 移动到本区(2013-06-02) —
初步结案,有新想法再补上。

【凶手】
楚思月,楚云从。

【手法】
楚云从勒昏,楚思月从背后刺死楚风从——这一切发生在李旺财第一次来之前。
楚云从正在考虑如何处理楚风从的尸体,就听见李旺财过来的声音,他急忙安排楚思月躲在梯子背面,自己匆忙出去,被李旺财撞见,又发现李旺财往天窗里看。
李旺财走后,楚云从觉得不能在石室里多待,就带着楚风从的尸体和侄女离开【关门:估计就是从二当家身上拿的钥匙吧。。二当家身上什么都没穿,估计钥匙也不在屋子里】,途中楚风从的脚蹭过草丛和花丛,留下血迹。袜子上也沾满了花草。因为楚思月的发簪特征明显,怕被人发现不能丢掉,于是嘱咐楚思月将发簪藏起。
山寨中无会验尸之人,楚云从决定将楚风从分尸以掩盖行迹。于是从邻近的厨房里取了一把菜刀,又因为不能留下血迹泄露真相,便将尸体放在油纸上分割。【分尸地点大概是在楚思月院子里,因为动作匆忙,所以遗漏了几张没有用过的】
分尸结束之后,楚云从带着包着尸块的油纸再次来到石室,从天窗将尸块丢进去。因为包着油纸,所以天窗附近没有沾上血迹。处理完尸块之后,楚云从到河边将死者衣物,菜刀,油纸均丢入河中,毁尸灭迹。
【动机】
楚云从,楚风从兄弟与后来的二夫人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多年后,兄弟二人随父入了山寨,而二夫人则沦落青楼,成了省府牡丹楼中倾国倾城的花魁牡丹。
十五年前,楚云从历经千辛万苦,在牡丹楼中找到了二夫人的下落,将其带回山寨。然而不久之后,二夫人却嫁给了楚风从。楚云从伤心之下,从此未娶,只将二夫人的女儿楚思月视若己出。
二夫人入山寨不到一年便因难产而殁,楚风从想到之前带回二夫人的是其兄楚云从,疑心楚思月是楚云从之女,所以自此对兄长十分愤恨,但因楚思月是二夫人唯一的女儿,容貌与二夫人又十分神似,故而仍旧对楚思月百般疼爱。
楚风从其后又续娶兰菁玲,许是因为容貌,才艺或其他原因,起初也十分疼爱。但随着时光流逝,这一两年间,对兰菁玲也渐渐淡了。他发现:随着女儿长成,竟出落得与其母别无二致!
楚风从心念二夫人,自然也下意识的将楚思月依照她母亲的性情培养,为她延师教习。楚思月琴棋书画均有涉猎,又知书达理,在楚风从看来,日复一日,更似其母。由于长年来的疑心,他一向以为楚思月非己女,于是邪念顿生……
死前那个晚上,楚风从按捺不住,打算有所行动,于是以某种理由约女儿到石室去,又吩咐了进宝第二天不用叫他吃早饭。然而或许是偶然,或许是必然,楚云从当晚发现侄女不在自己院中,便猜测可能是去了她父亲处,匆忙之下赶往石室,正巧撞见楚风从欲对女儿图谋不轨的一幕。楚云从不及多想,将楚风从从背后压倒在石床上,勒至昏迷。然而这时,楚思月突然从旁扑上,拔出头上簪子刺入楚风从心窝,并连刺数次,楚风从当场断气。
后续请看手法……
【还不清楚的】
当年二夫人为何要嫁给二当家?
为何要制造密室?

【佐证】
三当家说的话可证明楚云从,楚风从与二夫人的过去。
三当家和四当家的话可证明楚风从实乃好色之人。
多人可证明楚云从,楚风从兄弟单方面不睦,以及楚云从,楚风从对楚思月都十分疼爱。
李旺财可证明楚云从当晚到过石室附近,且形色匆忙。
楚思月房间里搜出沾血发簪,院子里发现未用油纸。楚云从处发现绳子和牡丹海报,由牡丹和楚思月相似度可推断牡丹即是楚思月之母,二夫人。
1条评分侦探积分+4
依芙爱儿 侦探积分 +4 - 2013-05-31
把你捆起来扔于荣光床上去!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1楼 发表于: 2013-01-28
案发现场:
【地下石室】
处于山寨西北部分,属于后山。 后山主要是几位当家和家眷,一些地位比较高的好汉,以及为后山服务的兄弟姐妹。
(仆人住在东北)
后山守卫极少。前山和后山之间有一条河,只有一座桥,上面有人把守。
石室是二当家夏日避暑的居所,故造在这地势低平的地方。
二当家怕热,这个寨中很多人都知道。
大约八年前,二当家亲自督造的。
门闩是铁做的,早已生锈,锈迹上有几道新留下的划痕。划痕正对着门缝的位置。
石室在地下,只能用楼梯上下地面。地下室外面是道路,周围没有别的建筑。
天花板距石室地面,目测两三丈。

【现场情况】
门从里面上了闩,唯有一扇天窗可视其内。
墙壁和地板上都是鲜血,二当家的……尸块,七零八落散在房间里。尸块的血液已经凝固了。
天窗太小,普通身材的人只能伸进一个头颅,连三岁小孩也不可能从这里钻进去。 天窗四周很干净,看不出有没有人来过,没有被破坏的痕迹。(缩骨神功想必是塞姑娘的独门绝技,山寨中应没有人会。通常情况下三岁小孩也进不来的。 )
尸块中包含脑袋,死者死不瞑目。
尸块和头颅的大小都差不了多少。尸块形状不一,还未清数。 十一块。
墙上血迹密集度大致随尸块分布。
天窗周围无血迹。门上没有血迹。
死者没有穿衣服,但穿了鞋袜。

【人物情况】
1、楚风从(二当家,死者)
二当家为人很好。
老寨主是二当家的父亲。
有一妻一女。
二当家的作息并不是特别规律,不过只有夏天才会到石室。因为这里凉快,二当家怕热。
这几天天天睡地下室。
没有裸睡的习惯。

2、进宝(第一发现人)
进宝是二当家的小厮。
发现尸体证词:
【惊恐】就,就刚才啊。我想着今天还没见过二当家,实在太反常了,就来石室看看。
但是门打不开,我想了想就从天窗看看情况。结果,结果【面色大变】还没走到就闻着血腥味,然后,然后……
发现原因:
因为今天没看见二当家啊。
我是二当家的小厮,心里不安!
亥时初刻看见二当家进了石室,并吩咐辰时不用叫他吃早饭。
老寨主已经把家业传给大当家和二当家了。
大当家不怎么管具体的事儿,主要是出面代表咱山寨。
二当家主要负责的是那个,什么,什么……劫富济贫的事务!
三当家是文化人,谈判什么的都是他来做。
四当家头脑也好,虽然来了不久,也为咱们创收很多呢!
但凡大事都要大家一起商量,再大一点儿就要给老寨主定夺了。
二当家很随和,也从未为难过我。
性格当然是豪爽大气了!
老寨主也住在后山。
山寨都已经给了大当家啊,他老人家只是偶尔垂什么镰刀……?
大当家很迁就二当家,四当家是二当家的结义兄弟。
二当家是个孝子。
二当家人缘还可以吧。别人怎么想二当家的我不知道,但二当家应该没不待见谁。
最意气相投的,自然是四当家。
本来四当家是被掳……啊,请上山的,不知怎地和咱二当家特别合得来。二当家非要拉着人家拜把子,还把四当家的位置也送了出去。
听见二当家进入石室后插上门阀。
大当家为人那个什么……蛋勃!他是二当家的亲哥哥,对二当家是极好的。
三当家是个书生,【小声】好像考了几次功名都没中,然后来投奔了咱寨子。但他极会做人,寨子里男女老少都喜欢他。山上也没多少人识字有文化,所以让他做了三当家。
四当家嘛,【挠挠头】平时看着挺温和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和二当家意气相投的。
小姐一向乖巧懂事,有时候感觉和大家闺秀似的。
四当家之前好像是在哪个村里种田。
二当家早前很宠她,但这两年愈发少了,却也没纳别的女子。去石屋本身就是图个凉快,一般不会叫的……
这是二当家和兰夫人的闺房私事,我,我也不好问……大概太多年了觉得不新鲜了?
二红和小姐一起长大,小姐也是看着屠卓然长大的,挺疼他的。
他今年八岁了,是后山厨子屠赤水的养子,上头有哥哥屠翎翔和姐姐屠二红。因这屠赤水的老婆是小姐的奶娘,二红又和小姐情同姐妹,屠家和一般的下人有很大区别的。
屠翎翔一边帮他爹打下手,一边在施师爷手下做师爷。
施师爷没有什么特殊喜好,是个油盐不进的人。
【宣传单】这种东西前山还有很多,都是男人们拿的……省府那个牡丹楼派人来宣传用的。也许就是二当家的!
大当家人很好的啊。现在二当家都不在了,他一定会放我们走的。
虽然石屋里没什么值钱的物件,但二当家睡觉都要给门上闩的。
黄色枕头到处都是,这种材料的只有二当家有。就这一个。

3、田七牛(当夜桥上守卫)
没有任何人从桥上过去。
从昨晚亥时到今早辰时换班前,俺统领着三个弟兄一直在桥头,俺们谁都一步也没离开过!
石屋附近的话,大概是李旺财吧。
昨晚毛个人影都没看见。
后山有人巡逻,前山也会有人清点人数。昨晚大概是东方狗蛋数的。

4、楚思月(二当家之女)
父亲近日一切正常。
父亲性格豪爽,和各位叔叔伯伯关系都很好。
四当家是这一年来的。
从未见过二当家练武,在寨内或许是排不上名的。
母亲十四年前已经因难产去世。
二当家并未另娶,但有同房丫头。【兰夫人】
兰夫人她是十年前被……,是走投无路前来投奔山寨的。
在这寨子无论如何也算是少主。
伙伴没有。不过年龄相似的倒还是有的。
与丫鬟二红年龄相仿。
琴棋书画这些都学过一二,略懂皮毛。除了伯父偶尔教一些,大多是父亲从山下请来的先生教的。
伯父他尚未娶妻生子。
被屠卓然呼为老婆。
家父姓楚,名风从。
母亲名中有一个月字。当年居于二当家院中。
在方文山寨中,伯父为大当家,父亲自然是二当家。
寨中事务,小女并没有插手。


5、李旺财(当夜石室附近守卫)
寅时一刻左右看见二当家正睡在床上,门并未上闩。
寅时四刻找到丢失的钱,门被闩上,二当家不见了。
巡逻范围很大,大约一个时辰才能走上一圈。巡逻的路线大致是从老寨主的院子到河边,东西是以三当家的院子和师爷的院子为界。时间是固定的,路线却不固定。但总有那么点习惯性吧,在后山住久了的都可能知道。
兰夫人,小姐,四当家等偶尔都会来,但不经常。
只有小姐屋子附近才种了一些花。
二当家所穿大概是一件青色的衣服,什么款式没注意。是长衫一类的。
屋里点了蜡烛,就在桌子上。
衣架上挂的衣服当时就在那儿。

6、兰夫人(二当家同房丫头)
昨夜,他去石屋睡的,没有见到。夜里没有瞧见,傍晚时分(酉时左右)还是瞧见了呢。 老爷也没说什么其他的,只是说天气闷热无比,晚上要在石屋休息。 老爷昨日穿了件青色长衫。
来这里,大概有十年了,一直都跟着老爷。
奴家本是桃溪村人士。那天随爹娘进城,突然就被……【潸然泪下】 奴家只记得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醒来就已在这个寨子里。后来也不知道父母究竟怎样。
没有尝试离开过。【垂眸】这个寨子你也见到了,要出去谈何容易。
老爷为人随和,哪里会与人结怨。况且这寨子都是他家的。
二当家偶尔会贪那么几口杯中之物。
【垂眸】月儿么,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除了老爷,其他几位当家皆未娶妻生子。
除了兰夫人,后山并无其他直接被掳到后山的女子。
没有侍女。
几位当家和施师爷都是正经人。
石室应是老爷觉得天气太过炎热为消暑而造,况且那石屋老爷也只有夏日才会去的。
二当家去石室过夜一直是自己前去,从未要人前去陪伴过夜。

7、洪清霆(三当家)
是个书生。
二哥么?书生一词是谈不上的。 (不通文采)
前日下午小生闲逛逗鸟,不经意遇到二哥,打声招呼而已,并未交谈。
二哥生性豪爽,向来不与人结怨。
没有见过其他几位当家有什么意中人。
不要在我院子里做东西,小生讨厌油腻,那些交给厨房就好。
大哥嘛,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
二哥和老四两个人经常偷偷摸摸出去鬼混。
兰夫人是在我来寨子前就到了的,说起来我们还是同乡。
家兄还在桃溪村,偶尔会回去看望。
桃溪村人士。

8、上官曜(仵作)
死亡时间约为今晨寅时初刻至辰时初刻,分尸工具应为菜刀。
死者心口处被利器所刺,此为致命之伤。鼻孔内有黄色丝状物(石室枕头),颈上有勒痕(死前,绳索。 )。
死后很快便被分尸,仍会有血迹溅出。
打斗。摩擦。淤青。都有。很多时候。
分尸之人刀法尚可。
地上血液飞溅。
死者肥胖如山,未曾习武。
死者死前未被下迷药。
死者被扒光碎尸。
死者死前几个时辰内未曾欢爱。
心口一刀为穿着衣物时所刺。尸体上外伤死前、后都有。
现场的血液分布状况更像将尸块从天窗扔下来的。
造成心口致命伤的利器应是尖锐之物。从后背刺入。心口附近也有几处相似伤痕。 既有可能是发簪,也有可能是小型匕首等物,光凭伤口无法确定。并非一击得手,血肉比较模糊,无法判定。  
天窗外面有微量血迹,很不起眼。
尸体手部完整,没有异常痕迹。
尸体指缝中有些灰尘泥土的,几天没洗了。死者是光头。
死者和四当家只有蛮力。大当家步伐稳健,应当练过。

9、楚云从(大当家)
舍弟在寨中和众位兄弟关系极好,在下实在想不到何人会对舍弟如此。
舍弟喜酒,三当家好诗,四当家刚来不久,在下对他还不甚熟悉。
师爷精明能干,是方文山寨不可多得的人才。
四当家和舍弟意气相投,舍弟便让他当了这个四当家,倒是也为方文山寨增加了不少创收。
当家排序上是不会变动的。
通常除了需要谈判的事务是三当家主持外,其他都是舍弟主持。
祖籍湖广麦城。
卓然被月儿宠坏了。

10、钱大硕(四当家)
四当家和二当家是结义兄弟,关系很好。
风兄平日也没什么特别的喜好,不过和大多好汉雷同罢了。
在下虚度二十一岁,尚未成家。
大约是快要开春的时候,在下途径方文山,与镇守此处的二当家相见恨晚,应邀上山一聚,便留了下来。
在下来的时间不长,并未见过云兄、霆兄动手,故也不太清楚。至于风兄,应是不会武的,在下只比风兄强上那么一些。
二当家不曾习武,但会偶尔挥舞一下兵器。(石室中兵器来源)
最后见到二当家是一起用了午饭,随便聊了几句。
没有侍从。
在下来自桃溪村,务农为生。
只要是漂亮的女子,风兄都喜欢,嘿嘿……咳咳!在下是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风兄对二红有些意思,但风兄觉得有意思的女子太多,不单单这一个,倒也不怎么上心。
前山的女人没有风兄没碰过的,在下没觉得他对哪个特别中意。

11、屠赤水(大厨)
我们厨房从来不锁门,也从来没有丢过东西。
我从来不记没有用的数目。
我也从来不记我离开的时间,
据我所知,没有人敢来偷我们的菜刀。

12、屠二红(后山使女,屠赤水之女)
平日里都是侍候小姐的,小姐人很好,不辛苦不辛苦。
后山的人洗澡的水都是各自的下人准备的。
小姐知书达理,素日比较喜欢画画。
大当家,是个好人呢。

13、屠卓然(屠赤水养子)
寨子里的人是怎么说二当家,二当家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大当家经常会找人教我媳妇,我跟着也就学了。

【其他情况】
山寨每天辰时吃早饭。
前山有一口井,但是日常打水用的。  
把你捆起来扔于荣光床上去!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2楼 发表于: 2013-01-28
塞s消耗1点行动力,搜索了床、桌子、凳子以及绳子边上的三个桶的下面以及墙上挂的画后面,没有发现任何密道,但找到了20两银子。

mecyl耗费1点行动力,搜查了床铺、衣橱、兵器架。
床铺比较凌乱,一看就是睡过的。衣服是穿过的,兵器架上的兵器很久没使用过了。
mecyl翻来翻去,在枕头下面搜到5两银子,在挂着的衣服口袋中找到半粒大力丸。

轩辕木剑耗费1点行动力,搜查了楼梯和所有地板。
没有发现带血的脚印、暗格、密道,在某个不起眼角落找到道具一本春宫图,使用效果未知。

圣斗斗耗费1点行动力,查看了门及门闩。
门上没有什么异常,门闩是一根生锈了的铁棒,上面有几道新添的划痕,像是线状物。  

丹青厌耗费1点行动力,在厨房搜索一番。发现少了一把菜刀,只有正常量的血迹。

若涟耗费2点行动力,搜索墙上画的内容,水桶里面情况,两个酒桶里状况,以及天窗周围壁上可有血迹。并且搜索死者之前穿的衣服可在屋里。
墙上是一副普通的花鸟画,署名月,日期无,题字无。 水桶和酒桶表面沾了一些血液,水桶和酒桶表面的血迹是溅上去的,和地面的血迹连贯。水中也有少量血。天窗周围壁上没有血迹,没有发现青色长衫。

丹青厌耗费1点行动力,搜索了床铺、被子、枕头以及床上全部物品详细情况。
有些凌乱,有人睡过的迹象。都有一些陈旧的破损,枕头上有新破损和摩痕。有少量血迹,似是地上飞溅过来的。

斑马大王申请搜索离石室最近的河边区域。包括周围草丛,河底(靠近岸边),道路等。斑马大王耗费2点行动力,搜索了该区域。
在河底快要淹死的时候终于找到一把菜刀,并在草丛里找到一张宣传单。

轩辕木剑耗费1点行动力,检查了石室内的血迹分布情况。
血迹呈连贯飞溅式,没有擦拭。

轩辕木剑耗费2点行动力,搜查石室附近的河道(不止岸边,也包括河里面),以靠近石室的那一段为起点,往下游搜。
在河里找到染血的青色长衫和亵衣亵裤(男款,非常宽大),还有很多油纸和各种牡丹楼传单。并在一朵莲花上面找到一粒百媚丹并服下。

(注:服用百媚丹后的第一次色诱成功率+100%)

[ 此帖被塞s在2013-02-03 21:46重新编辑 ]
把你捆起来扔于荣光床上去!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3楼 发表于: 2013-01-29
整合思路推断占楼。
本部分内容设定了隐藏,需要回复后才能看到

[ 此帖被塞s在2013-01-29 23:42重新编辑 ]
把你捆起来扔于荣光床上去!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4楼 发表于: 2013-02-01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5楼 发表于: 2013-02-01
偷看笔记,嘿嘿嘿嘿
我只想做个简单而快乐的孩子
象是一朵纯白干净的花
你,却没有路过在我花开的季节里
记忆,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忘记,用一生错过的惘然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6楼 发表于: 2013-02-03
我已经好几天没整理了。。预备恶补结案
把你捆起来扔于荣光床上去!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7楼 发表于: 2013-02-03
副本整理占楼。
【省府】
有牡丹楼一座。老鸨十娘。有迎客女二名,嫦娥奔月。
楼内有姑娘三等:3线10两,2线20两,1线100两。有四大花魁,牡丹一名,水仙一名,不知道两名。
有若涟与圣斗斗二访客,苦于银钱不足,于楼前搭台卖艺,观之可喜。未几,被拘入柴房。
十娘对若涟进行拷问,被套话。得知师爷和三当家常一起来,有时带兄弟一起,开豪华NP房。姑娘都是下面兄弟们点的,师爷和三当家一起开SVNP房。
上官先生还负责验身!
有小花姐当铺一座,可当各种卡。
在牡丹楼SVIP房遇到徐知府,貌似认识程才。
山寨三面绝壁易守难攻。朝廷十几年都无法。

结论:该副本和案子一毛钱关系都木有!

【三米宽大床】
三当家现年二十五。
三当家肩膀、手臂、背部都有少量新鲜伤口或抓痕。(被指甲所抓)
室内充斥着各种香气,有一大把发簪,都是女式的。新旧都有,都佩戴过,各有千秋,不像同一人所有。
三当家双手光滑细腻,有用笔造成的茧子。
浴室里有一套不知道洗没洗过的内衣裤。
浴室是缸,大到可以放下二当家。
卧室中央是一丈宽的大床,旁边有各种情趣用品和发簪、丝帕之类的女性物品。
除了通往正厅外,也直接和书房、浴室相连。
丝帕太多,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青楼名妓的都有。
三当家说:二当家?沉迷酒色的猪而已。寨子都是他家的,谁敢说他不好。 大当家对二当家很好。【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不过这兄弟俩一点都不像。 大当家不管寨中事物不甚熟悉,不近女色感觉上是个死板迂腐之人,但是对二当家和少主都是极好的。 二当家对大当家总像是有些敌意。 微微听闻少主和那位长得极像。 二当家对少主那可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眼中闪过一丝狠戾】那只猪死得其所,这倒还便宜了他。
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从小一起长大,后来两个男孩随父亲去了山寨。多年后,一个男孩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了女孩并带回了山寨,女孩却嫁给了另一个男孩。
找到女孩的男孩对和女孩结婚的男孩很好,可反之,态度却是相当不喜。
小姐和天际的关系绝不一般,屠翎翔那小子对小姐也好像有点意思。 翎翔应该是不知道才对,清郎也是偶然才看到小姐和天际【戏谑地眨了眨眼】
那只猪有时候看小姐那眼神……真让人不忍直视了!

[ 此帖被塞s在2013-02-04 00:08重新编辑 ]
把你捆起来扔于荣光床上去!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8楼 发表于: 2013-02-04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只看该作者 | 统计 9楼 发表于: 2013-02-04
浮生匆忙客,奈何惹尘缘。